平阴县委 平阴人大 平阴政府 平阴政协 平阴纪委
 
网 站
首 页
单位概况时政要闻一月回眸站务公告党务公开党史博览史海钩沉成果荟萃资料汇编
历史掠影网上展览视频点播红色旅游百家讲坛史书在线党史讲坛部门在线廉政文化
·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 党史故事
南下回忆

 

随军南下是我们革命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能成为南下干部中的一员,亲身参加解放全中国的光荣事业,也是我们的幸福。那是19493月上旬,这天平阴县政府大院里唢呐声声,锣鼓喧天。这是县委、县政府召开的欢送南下干部大会。欢送会后,由中队长田振华、指导员张英田带领我们离开平阴,踏上了南下征程。

 路过淮海战场

我们从平阴出发,途经大王庄、万德,直奔薛城。经过近一个月的整训,认清了形势,明确了南下的意义,树立了扎根江南、长期艰苦斗争的思想。同时,整编了队伍,我们平阴县与宁阳县合编为一个中队,干部也略有变动。经过整训,个个精神焕发、斗志昂扬,向徐州挺进。

当时,淮海战役刚在徐州结束不久,战争的痕迹依然存在:碉堡林立,战壕横卧,到处是残垣断壁。所有村庄的房屋都没有门窗,有的连房梁也拆去修了碉堡。经过激烈战争的地方,墙上还留有血迹。旷野的坟堆,像蒸笼里的馒头一个紧挨着一个,掩埋的有烈士,也有敌人。公路两旁没有一棵行道树,全是一尺多高的树桩,情景凄凉,催人泪下……

我想,这是南下后给我们上的第一堂政治课。战争带给人民的创伤是惨重的,但是只要江山回到了人民的怀抱,人民就一定会重新建设起自己的美丽家园,生活也一定会更美好。想到这里,回首再望,正是“妆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再也不感觉凄凉了。再见了,淮海!

我们继续南下。在徐州乘上火车,直奔新安镇。由于铁路被破坏,尚未修通,所以乘车时断时续,但我们仍很高兴,因为多数同志没乘过火车。

 腿伤发作行军难

我们这支南下干部队伍,平均每天行军大约60里。60里在行军打仗的年代,算不得什么,但对我那条带伤的腿来说,却是困难重重。

南下前,在一次夜间追捕“还乡团”时,我越墙而过,左大腿肌肉严重挫伤,当时也未医治。南下后,紧张的行军使我伤势越来越重,慢慢的整个大腿开始红肿、化脓,痛疼难忍。有一天休息时,我一人到村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跪在地上,脱下棉裤,看见红肿的大腿上已发出了三个豆粒大的脓包。我双手卡住大腿上部,用力向下一推,三条筷子粗的脓水射出一尺多远。我几乎昏了过去,伸手摸时,腿侧肌肉也空了,只剩下一层皮,连骨头都可以摸到,但感觉是轻松了些。我用了块破毛巾擦了擦,提起裤子回了宿营地。在此后很长一段行军时间里,血水仍不断渗出,被浸湿的棉裤渐渐地结成了硬壳。

 扬州路上临战气氛浓

正处在渡江战役前夕的高邮至扬州的路上,临战气氛很浓。

公路上呈四路纵队行军的野战军,昂首挺胸,高唱军歌,阔步前进。通讯兵的骏马飞驰而过,扬起一溜尘烟。嘹亮的军号声又传达了急行军的命令。只见后面红旗招展,又冲上来一支四路行军的队伍。这时公路上已形成了八路纵队,把我们这支小队挤向一边。冲上来的队伍气喘吁吁,脚步声嚓嚓作响,腰间皮带上的搪瓷碗和刺刀鞘碰撞发出铿锵的声音。三个剪齐耳短发的女战士擦着汗,冲上路边的小土坡,有的打着竹板,唱自己编的顺口溜,有的高举着拳头喊口号,为战士们加油。我们这支小队伍也不甘落后,班长张凤昭夺过了女同志程保重的背包就往自己肩上放,后面中队的指导员董炳宇抢过炊事员肩上的担子,挑着行军锅大步流星地往前跑。一路欢声笑语,争先恐后。路两边的墙上和行道树上贴满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等红绿标语,更增添了这种气氛。再向东看去,东面的路上又是一番情景。那是一支支前大军,牛拉马驮人担,还有吱吱扭扭的独轮车,粮食弹药应有尽有。还有带着担架队民兵,也是跑步前进。

虽然一天行军很累,晚饭后大家仍无睡意,坐在院子里观看过路的汽车、炮车。数也数不清,干脆不数了。陈仰臣同志拿出二胡自拉自唱,来了一段“借东风”。我和另外几个同志围在一起,谈论起神奇的江南:到了江南应该做什么,注意什么。正谈论热烈的时候,有位同志突然冒出一句:“到江南千万不要到竹园里大便,竹笋一窜老长,会扎破屁股。”说得大家都笑了。

 慈母般的房东大娘

我们到达扬州渡江前线,宿营地是一个小镇,但比较繁华。房东是个三口之家,书香门第。老两口有一个天真文静的十七八岁的女儿。我们一个班就住在偏屋内。

我们的任务是,等待渡江命令,学习入城纪律,整顿军容军纪,甩掉包袱轻装前进。同志们都在准备清理自己的东西。我也拿出了新发的黄军装,到街上先理发,留个小平头后,又去洗澡。洗完后,换上千层底的黄布军鞋,又穿上新军装,胸前佩戴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胸章,高高兴兴地回到住地,在房东家的穿衣镜前一站,镜子里呈现出一个年轻英武的解放军战士。我一看满意的笑了,而后又调皮的向他行了个举手礼,转身回到了我们的住房。

我打开自己的背包,把棉袄衣裤整理了一番。当翻到棉裤时,一股腥臭扑鼻而来。我一看,太肮脏了,先拆掉再说。我拿了个板凳坐在院子里拆起来了。实在难拆,血结得又厚又牢,像块铁板,小刀也挑不动。这时大娘来到我身边,正在看我拆,突然问:“同志你受过伤吗?”我回答:“不是,是生疮。”大娘“啊”了一声,说“一条裤子怎么弄成这个样子,要流多少脓和血啊!叫你娘看见该多么心痛啊!”我说我娘早死了。猛一抬头,与大娘四目相对,不由得眼里一热,滚下两颗泪珠。大娘问:“你哭了?”我说:“不是,是激动,看见您像我娘。”大娘说:“是啊!我也有个儿子,若活着,也有你这么大了。”此时我才发觉大娘的眼角里边挂着两颗晶滢的泪花。大娘说罢,转身抬手抹掉眼里的泪水,回房去了。过了一会工夫,大娘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件东西,说:“给!这是你大爷年轻时穿过的一条夹裤,你穿上可能合身。到了江南,雨水多,天气寒冷,你腿又不好,可以挡一挡风寒。”说着将夹裤放到了我的怀里。我有点急了,说:“大娘,我不能要。”大娘问:“为什么不能?”“我们有纪律。”“你刚才不是说我像你娘嘛,哪有儿子要娘的东西犯纪律的!”我说:“像和真的不一样。我们的纪律是不拿群众一针线。一条裤子有多少针线啊!我要了,会犯大错误,要开除的。”大娘有些生气,但又半开玩笑的说:“开除了更好,干脆你留下来给我做儿子。”我说:“不行。我还要革命,还要过江。江南的人民还在等着我们哩!”大娘叹了口气,说:“你真是个好孩子!”说罢,拿着夹裤回房去了。晚饭后,大家都出去了。大娘又来到我身边,将两个熟鸡蛋放在了我的口袋里,说:“你腿不好,鸡蛋是壮筋骨的,吃了好有力气跑路下江南。”

427,我们接到渡江的命令,去向大娘告别。老人家千叮万嘱,说不尽的离别情,送我们到门外,仍是依依难舍,最后一句话是“别忘了,到了江南来信”。

 鱼跃渡江船

从宿营地出发,我们很快来到江边。先头到达等待渡江的部队,早已坐满了江滩,人群看不到边。除了我们南下干部纵队,还有佩红十字标记的医务大军。负责指挥渡江的同志将我们带到了指定的地点。坐下来后,各中队开始了渡江前的动员,宣布渡江纪律,要求尊重船民风俗习惯,无论发生任何情况,都不要乱,一切听从指挥。动员结束,我们静坐江滩,放眼远眺,浩瀚的大江一望无际,天水相连。江面上远去的千帆,满满地变成了许多小白点,过了一会,又好像化作了一群海鸥。

渡江时天色已晚,船行至江心,猛听见天空飞机嗡嗡作响,紧接着一串串炸弹丢了下来,在江中掀起了一排排水柱,一层层浪花。天空中雪亮的照明弹,照得江面一片通明。我们渡船不停的摆动。江南岸的镇江城里,浓烟四起,烈焰腾空。不知有多少房屋被毁,又有多少无辜的平民丧生。这时,只听“嘭”的一声,一条大鱼跳上了船头。船主当即焚香点烛,叩头礼拜,口中不断发出祈祷的声音,然后将大鱼放回江中。看见这一切,虽然我们听不清、也听不懂他的语言,但我们明白他的心愿。他把大鱼看作了使者,请它告诉龙王,他决心完成支援渡江任务,安全的把解放军送到江南。

我还在沉思,船已到达江岸。上岸后,我们的队伍开始了江南行军第一段路程。这时天空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我们在泥泞中行军,路上的黄泥粘住了鞋,拖住了袜,一个个成了“落汤鸡”。我心爱的黄军鞋也不见了,只剩一双光脚。大家互相一看,都笑了。

 人间天堂路真长

过江之后,我们听说要路过苏州,在行军路上,大家常议论一个话题,就是如能到苏州看看就好了。可你越是心急,土地爷他越是不帮忙,好像有意在给我们开玩笑,故意把路延长。这是已是阳春四月,天气渐暖,白天行军改为了晚上行军。

这天晚饭后,中队传令,今晚行军只有十八里。同志们高兴极了,觉得到宿营地时可以好好睡一觉。出发走了两个小时,终于看到个小村庄。有同志说到了。可进村一问,老乡说还有十八里。有同志说,是否走错了路,情绪有点低落。中队赶紧动员鼓劲,大家又继续走了两小时。可再一问,老乡还说有十八里。这时瞌睡疲劳不断袭来,大家都已跌跌撞撞、东倒西歪了,一不小心就会摔倒,但十八里还得继续走下去。当我们真正到达宿营地时,已经天亮了。后来打听才知道,原来当地老乡把凡长一点路都叫作“十八里”。当地人说我们这是“紧十八,慢十八,不紧不慢还十八”。

这里的十八里走完了,但南下途中不晓得还有多少十八里在等着我们。

又继续行军,到了洪泽湖边。这里河网交错,水路纵横。由于过江后水土不服,人也疲劳,上级照顾我们坐船。船由汽艇拖带,几条船连在一起。走了一段路,因是拖船,在过桥时不慎撞在桥墩上,船漏了。我们过江前从扬州带来的大米都弄湿了。幸而船未沉,人未伤。这真是:

六十里路分三段,叫它十八真冤枉。

    累得战士直叫苦,都说“土地”太荒唐。

不走旱路登舟去,谁知行船碰桥墩。

船漏米湿人无恙,只好下船步行军。

 来到杭州待分配

从宜兴经湖州、武康,我们终于来到“人间天堂”——杭州。我们的驻地就在艮山门外运河边。各中队都在等待上级的分配命令,所以有可能多驻几天。

我和张凤昭等几个同志一去瞻仰了岳飞庙,又到西湖边看了武松墓。由于当时杭州刚解放没几天,治安还很乱,潜伏下来的国民党特务很多,上级关照我们:一个人不准单独外出活动,要出去须几人同行,并带武器。这样虽然大队在杭州驻了近一星期,我们也没去多少地方。我只在驻地附近作了些调查,了解一些当地风俗民情、地理知识,以及解放前我地下党在杭的斗争情况。我了解到:地下党领导的“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学潮运动,闹得国民党官员惊慌失措,不得安宁;特务机关逮捕了浙大学生领袖于子三,并暗地将他杀害;还有解放前夕,许多地下党员为了迎接杭州解放,保卫工厂,保卫钱江大桥,付出了他们的鲜血和生命。这些事迹激励着我们向新的工作岗位奋勇前进。

命令很快下来,我们将离开杭州城,奔向目的地——分水县了。此时此刻,我心情激动,且借“诗”一首,予以表达:

天堂美景未看够,古今英雄记心间。

誓要砸烂旧社会,建设一个新政权。

不学霸王追穷寇,要把残匪消灭完。

 会师分水,南下终结

离开杭州,途经桐庐,第三天到达目的地分水。

原在这里打游击的金肖支队四大队,已于430日解放并接管了分水县城,54日成立了“金肖支队分水办事处”。项雷、李新任正副主任。他们接待了我们,并安排了食宿。目的地到了,我们松了一口气,再加上饥饿与疲劳齐袭,一个个都瘫下来,光想睡觉。一阵猪肉炒竹笋的香气扑鼻而来,这是我们第一次吃到这样的菜,真香啊!饭后就按指定的地点休息了。这一夜睡得真甜。

522,召开南北会师大会,并合影留念。紧接着就是分配工作。我被分配在二区任财粮助理员,与老班长张凤昭同志一起。我们一到区政府所在地毕浦镇,就紧张地开展工作:访贫问苦,宣传我党政策,组织农会,废除保甲制度,建设乡村新政权。剿匪工作首战告捷,一举全歼威胁我区的顽匪13人。各界人士欢欣鼓舞,年轻知识分子特别是小学教师,主动前来帮助我们工作。在群众的支持下,我们二区的各项工作进展顺利,完成很好。我负责的粮食工作也全面完成,征集到了约七万多斤粮食,有效地保证了党政军机关和野战军剿匪部队的供给。即使在六、七月土匪活动最猖獗的日子,分水县也没有缺过饭吃。我们二区不仅吃饭没问题,人也无一伤亡。

怀念战友金殿佑

想起了金殿佑,就想起了粮食。他是为押运粮食而牺牲的。

粮食是敌我争夺的战略物资。我们有了它,就能保证野战军的供给,去剿灭土匪,巩固我们的新政权。敌人破坏征粮运粮,是想断绝我们的粮源,饿死我们,逼走我们,夺回政权,恢复他们的统治。粮食就是当时我们与敌人斗争的焦点。

我们征集粮食是靠区委、区政府的全体干部(也只有七个人)去发动全区的群众。那时我们的乡村政权尚未建立,暂时还要利用伪乡保长。他们对征粮的态度是应付、拖延,想尽一切办法叫你拿不到粮食。有的甚至是破坏,如交变质粮,掺大石头等等。我们经过一番艰苦斗争,才把粮食征到手。数万斤粮食征集起来后,保管运输却有很多困难。为保管好这批粮食,防止土匪破坏,晚上我就睡在粮库。

19496月中旬的一天,我接到县粮食局电话,要我区支援专署数万斤粮食。由于数量较大,县里问我是否困难。我说没有,只请求县里帮忙解决一部分运粮船只。同时,我也抓紧组织了约五十余条民船,开始装船。

金殿佑就是这时来的。他是专区的粮秣员,负责这次粮食的接收、押运。他才十八岁,很年轻,也是南下的。我带他验完船,回到区政府。当晚我俩同床而卧,长谈一夜。他讲到了专区机关所在地土匪活动猖獗,征粮困难,机关上千人已有好几天只喝稀饭,很快就要断炊……

第二天,我送金殿佑到分水江边。临行前,我发现他带的是“枪牌”手枪,便称赞了一句。金说就是没有子弹,枪里的几粒子弹还不知能否打响。我便把我的六粒崭新的手枪子弹给了他。金激动得又是握手又是敬礼,像个孩子。

第二天晚上,噩耗传来:粮船在七里陇遭土匪劫击,金殿佑同志壮烈牺牲……

我几乎痛哭失声。年仅十八岁的金殿佑是为千百个干部和战士的吃饭而死的,和其他烈士一样,他们都是为人民而死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 信息发布:平阴县党史研究室 ○ 发布日期:2011-08-05  ○ 浏览统计:
  ◎ 版权所有:平阴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工信部ICP备案号: 鲁ICP备05035506号
◎ 主办:中共平阴县委党史研究室     设计规划、开发维护:平阴县信息网络中心
◎ 办公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平阴县府前街25号    邮编:250400    电子邮箱:pydsw@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