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阴县委 平阴人大 平阴政府 平阴政协 平阴纪委
 
网 站
首 页
单位概况时政要闻一月回眸站务公告党务公开党史博览史海钩沉成果荟萃资料汇编
历史掠影网上展览视频点播红色旅游百家讲坛史书在线党史讲坛部门在线廉政文化
·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 党史故事
一路凯歌下江南——平阴县民工营支前工作纪实

19477月至9月,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挥师南下,所向披靡,而农民群众对革命战争的大力支持,则是人民解放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重要保证。

集结待命

经过土地改革运动,广大解放区彻底消灭了封建剥削制度。农民获得了土地,生产热情空前高涨,促进了解放区生产的发展,加强了工农联盟,巩固了人民民主政权。为了保田保家,保卫革命成果,翻身农民提出了“支援大反攻,参加胜利军,打倒蒋介石,拔掉老祸根”、“倾家荡产、支援前线”等口号,积极参军作战,支援前线,解放军打到哪里,他们就支援到哪里,推起小车送粮草,扛起扁担下江南,抬起担架救伤员,运送弹药上前线,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为全中国的解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194810月,中央军委决定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至商丘、北抵临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发动淮海战役,与蒋介石最大的战略集团军进行决战,责成中原、华东、华北三大解放区全力组织支援。

中央一声号令,各解放区立即行动起来。我平阴县民工在全力以赴支援了济南战役后,紧接着,又投入了新的战斗。根据泰西地委指示,由平阴、东平、长清三县,组成了3800余人参加的支前民工团。县武装部部长葛立焕任民工团团长兼平阴县民工营政委,民工营营长尹晶祚,副政委陈子宜。平阴民工营由七个连组成,共七百余人。

10月底,我们泰西地区民工团在泰安城进行训练整顿,集结待命,按军事编制编队,实行供给制,每人发给两套军装,经过短期整训,即开赴徐州前线。

进军淮海

平阴县民工营随华东野战军二十五军(此处有误,时应为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不久改建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六军,编者注)作战。营长尹晶祚率领一部分民工跟随前线战地医院活动;我带这个营的大部分民工跟随野战军辎重营作战,主要任务是送运炮弹、子弹等;葛立焕同志在团部工作,在支前中我们几个人难得见面。

116,淮海战役打响,经过十天激战,歼敌十余万,活捉敌兵团司令黄维。蒋介石见徐州大势已去,令徐州守敌杜聿明部弃城西逃。战争的胜利结束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快。当我们营赶到淮海战场时,淮海战役已经进入最后决战阶段,解放军将国民党三十万精锐部队围困在永城东北纵横不到二十里的区域内,敌徐州“剿总”副司令杜聿明被俘。从南京方面来增援的李延年、刘汝明两个兵团,在曹八集(即八义集)大沙河桥北,遭到我军阻击,死伤大半,其余狼狈逃窜。我军彻底粉碎了敌人“力争华北,坚守中原,经营华南”的防御计划。

我们民工营紧跟部队南进,路过曹八集大沙河桥北时,见数以千计的敌人尸体横七竖八地遍布沙河两岸,有点敌人还有口气,不时地喊着:“救救我吧!”我军战士在打扫战场,将活着的敌兵抬到路边,给他们包扎伤口。有些民工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吓得毛骨悚然。被俘的国民党军队的官兵,经过动员,愿意加入人民解放军的留下,加入到我军行列,一同向南进军;不愿留下的,每人发给一定数量的路费和日用物品,各自回家。

我们进驻固镇一带时,接到总前委指示,要求动员这部分民工留下,继续支援渡江战役。由于民兵力量不足,我们立即派了几名连级干部返回平阴,再次进行动员。他们很快完成任务,带着三百人火速赶了回来,给各连队补足了缺额。接着,我们渡过淮河开到安徽的明光、临淮关一带。

在明光住了两个多月,在此期间,部队开展了新式整军运动,采用民主的方式,进行土改学习、诉苦和“三查”的教育,提高了指战员的政治觉悟。我们民工营除了参加学习外,还要搞运输,主要是去火车站,拉回由东北运来的高粱米和高粱面,由于大批部队长期驻防,当地群众已无法负担,只得从东北解放区调拨粮食。在淮海战役中,这个军缴获的近一千匹战马亦由我们喂养。

当时,我们的生活是很艰苦的,天天吃高粱面窝头,碰上受伤的马死了,我们才可以改善一下生活,马肉吃起来口酸,但比起整天吃高粱面还是有所改善。

隆冬的海河两岸,北风卷地,气温常在零度以下。春节前后,天寒地冻。此时,绝大多数民工已离家三、四个月了,谁不想坐在自己家温暖的火炕前,全家团聚,欢度春季呢!虽然想念父母妻小,但没有人闹情绪,因为大家都懂得这样一个朴素道理:不打倒蒋介石,好日子就不会长久。再看看与我们朝夕相处的解放军战士,在前线流血拼命,他们又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全中国的老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想到这些,尽管生活如此艰苦,战勤任务如此繁忙,但民工们毫无怨言,充满了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并且为自己能参加解放全中国这样伟大的战争而感到自豪。

渡江作战

麦子抽穗季节,我们又向扬州开拔。途中,不断遭到敌人飞机的袭击。敌人为防备我军渡江,天天沿铁路、主要公路侦察、轰炸。有一次,敌机投下的一枚炸弹打在炮弹车上,引起前后几辆辎重车的连续爆炸,我方受到严重损失。我们民工运输炮弹是用肩挑,每人挑两发大炮弹,或两箱子弹;敌机来袭击时,我们随时分散隐蔽,虽屡遭敌机袭击,但没有遭受较大损失。待辎重队车补齐弹药后,我们民工又挑起炮弹、子弹继续随部队前进。

一天,我们来到六合、扬州之间的一条大河边,只见横贯河上的桥梁已被敌机炸毁,前面的部队已在河面上架起临时浮桥。载重的胶皮轮大车无法通过这极不稳固的浮桥。

这时,灰色的云块在我们的上空愈积愈厚,不多时,阴云密布,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像千根万根银线织起的帘子,将大地置于一片水气氤氲之中。这种天气,敌机无法起飞,正是我们渡河的好机会。部队首长决定将大车上的弹药全部用人力挑过河去,首长一声令下,我们民工营立即投入紧张的搬运工作。雨水淋湿了头发,浸透了衣衫,同志们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干的地方,虽已是阳春三月,但在这阴雨天里,湿漉漉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只要一停下来,仍觉寒意刺骨,冻得发抖。大家咬紧牙关,担起扁担,一趟又一趟地将武器弹药运送到河对岸,冒雨搬了一天一夜,胜利地完成任务。过河后,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赶路,及时将弹药运到了扬州渡江的前沿阵地,受到部队首长的表扬,战报上还登了我们的事迹。平阴县的民工为渡江战役立了一功。

在扬州驻防时间不长,主要做些渡江前的准备工作,我们学习了一些乘船和摆渡的常识。一切准备就绪后,在此待命渡江。

淮海战役后,国民党加紧部署江防,调集残余陆军百余师,加上海军、空军计75万人,分布在宜昌至上海一千八百多公里的江防上,吹嘘“长江天险、固若金汤”,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人民解放军能够迅速突破天险,挥师南下。

421凌晨,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的第二天,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出“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号令,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在西起湖口、东至江阴,长达五百余公里的战线上,分三路发起渡江战役。万炮齐鸣,万船齐发,金戈铁马,直奔长江南岸。我们随东路军(三野第八、十兵团)在扬中过江。

我们是夜间渡过长江的,一个排乘一条船。当最后一批民工上船时,前面的船已驶到江中心。这时,从镇江方向驶来几艘敌军舰,军舰上发射的炮弹,从我们头顶上呼啸而过,像夜空中的串串流星飞向长江北岸。倾刻,我炮兵即向敌舰还击,炮弹落在江中,击起几丈高的水柱。民工们亲身经历了这种炮弹如雨的场面,心中虽很紧张,但都没有慌乱。几分钟后,敌舰即向东逃窜了。第二天在行军的路上才知道,有四艘外国军舰,协同国民党军舰,炮击我口岸以南的炮兵阵地,在我炮兵的还击下,“紫石英”号负伤搁浅于镇江附近的江面上,其他三艘战败后,向江阴以东逃去,我们遇到的就是逃窜时路过扬中江面的军舰。

登上南岸,占领扬中,稍事休息后,又向常州进发。公路上,人喧马叫,路面宽处,十几路队伍齐头并进,你追我赶,疾步如飞。部队的宣传员在路边上打着竹板,喊着口号,活跃气氛,鼓舞士气,减轻同志们行军途中的疲劳。这热火朝天的场面,与国民党军队弃甲弋兵溃不成军的局面形成鲜明的对照。这种热烈的战斗气氛,也极大鼓舞和感染着我们广大民工。大家斗志昂扬,争先恐后,脚上打了泡,肩膀磨起茧,没有一个叫苦,亦没有一个掉队。

我们攻占常州,切断了南京敌人的退路。国民党苦心经营三个半月的千里江防全线崩溃。423日,南京被我军攻破,国民党分崩离析,南京政府如鸟兽散,伪总统府和行政院逃往广州,代总统李宗仁逃往桂林。我们欣喜若狂,斗志倍增,随后,各路大军以风卷残云之势追击溃逃之敌,我们随三野主力向上海进发,准备一举歼灭盘踞在淞沪地区的二十万残敌。

解放上海

过江后,第一个驻防地是丹阳县,我们在此补充给养弹药,稍事休整。

此时的江南已进入梅雨季节,小雨不紧不慢、斯斯文文地下个不停,即使在无雨的天气里,亦是瘴气缭绕,一片迷蒙,道路泥泞难行。我们搬运弹药器材,多半是在夜间行动。大家互相呼唤着,一个紧跟一个,艰难的在泥浆中跋涉,将弹药如期送往上海前线。

一个细雨蒙蒙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在执行任务途中,经过一个河塘,晁峪的一位姓李的民工不慎滑倒,跌到河塘里,只听见几下水声,就再也没有声音了。四周一片漆黑,一丝亮光也没有,无法搭救,大家含着泪水,忍痛上了路。第二天,在当地老乡的帮助下,才把这位同志的尸体打捞上来,我们用500斤大米买了一口棺材,就地掩埋了这位战友。全营民工为他开了追悼大会。在多半年的时间内,我营还有两名连级干部牺牲在支前途中。五星红旗上不仅染着战士们的鲜血,也染着我们支前民工们的鲜血。

从丹阳出发后,在苏州又住了一段时间,然后随部队来到上海近郊的嘉定县。512日,三野主力发动了淞沪战役。我们民工营负责往前线运送炮弹,同志们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水,及时将弹药运往前线,从未贻误。经过十几天激战,27日,解放了中国最大的城市、最重要的经济中心上海,汤恩伯率五万残敌仓惶逃命。

进驻上海后,第二十六军接管了江湾军用仓库。我们民工营的任务是清点整理军用物品。这里有大批原封未动的新式武器和弹药,光是清点就用了一星期左右。完成清点任务后,上级为奖励我们,给我们连以上的干部配备了崭新的武器,有的配备了手枪,有的配备了匣枪,营部的两个小通信员也挎上了美国的卡兵枪和加拿大式冲锋枪,又发给每人几百发子弹。大家的高兴劲就甭提了,有的同志不时拿出崭新的武器看上两眼,连睡觉都舍不得放下。

在我们营即将复员前夕,部队首长接见了我们,对我们全体民工表示了谢意。还组织我们乘汽车参观了上海市容。我们乘火车离开上海后,在南京以东的龙潭镇住下,修整了几天。一天,我营几名民工出外游玩,见池塘里有很多鱼,大家想钓几尾鱼改善一下生活,但没有钓鱼的工具,也没有渔网。有人提议用在战场上缴获的美式手雷炸鱼,大家觉得这主意不错,就往池塘里扔了两枚手雷,震死了的鱼浮出水面上,大家兴致勃勃的动手捞了起来。围观的群众中有人说这池塘的鱼是村里人养的。民工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把鱼全部送给村里的群众。龙潭镇的群众感慨地说:解放军纪律严明,真是人民的子弟兵!他们又主动地把鱼送给了我们。我们在返回的路上仍是纪律严明,处处维护群众利益,再没有出现违犯群众纪律的现象。

我泰西地区民工团于6月回到泰安,以张耀南专员为首的地区干部夹道欢迎,向每位民工握手致意。专署组织了大规模的欢迎庆祝活动。各营各连又进行了评功活动,对立功者发给华东支前司令部陈丕显、曹狄秋两位首长署名的立功奖状。连、营干部除参加评功外,还进行了鉴定,每人发给一枚渡江纪念章。

194810月底集结,到19496月返回泰安,我县民工往返运送弹药物品超过百吨,步行里程超过万里。大家远离家乡,不辞劳苦,有的同志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县近千名民工为解放战争做出的卓越贡献,将永载史册!

 

○ 信息发布:平阴县党史研究室 ○ 发布日期:2011-08-05  ○ 浏览统计:
  ◎ 版权所有:平阴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工信部ICP备案号: 鲁ICP备05035506号
◎ 主办:中共平阴县委党史研究室     设计规划、开发维护:平阴县信息网络中心
◎ 办公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平阴县府前街25号    邮编:250400    电子邮箱:pydsw@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