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阴县委 平阴人大 平阴政府 平阴政协 平阴纪委
 
网 站
首 页
单位概况时政要闻一月回眸站务公告党务公开党史博览史海钩沉成果荟萃资料汇编
历史掠影网上展览视频点播红色旅游百家讲坛史书在线党史讲坛部门在线廉政文化
·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 党史故事
依靠群众,战胜敌人——解放战争初期的对敌斗争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企图独吞抗战胜利果实,搞假和谈真内战的阴谋,三次电请毛主席赴重庆谈判,并迫于全国人民和爱国人士的压力,于19451010表面上达成了《双十协议》。19467月,蒋介石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悍然撕破停战协定和政协决议,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一时阴云弥漫全国。我党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早就识破了敌人的阴谋,在敌人未到来之前号召放手发动群众,开展减租减息、反奸诉苦、土改复查等。这时,我在六区(夏沟)工作,属新建解放区,是刘绪安统治的地区,群众基础较差,在群众未发动起来时,一般依靠区政府行政权力开展工作。19468月,在罗宅村发动群众斗争地主赵庆笃时,地主操纵农会,造谣我们的干部作风不正,受蒙蔽的群众把区抗联主任鲁生辉以及刘广曾两名同志绑起来,并把鲁生辉的枪也给下了。区长齐禹同志闻风,即派人带区小队赶赴现场,解救出我们的同志,并把地主赵庆笃带到区政府,关押进地下室。赵庆笃自知没好下场,上吊自杀。后来群众也揭露了地主的阴谋。同年我到孙官庄搞雇工增资。孙官庄有翰林、拔贡举人,是个封建堡垒。当时在开会时,孙拔贡公开出来反对,不欢而散。我回到区里向齐区长做了汇报,齐禹同志气愤的说:“好他个孙拔贡,把他弄来去。”当时带了两名区队员把他弄到区里,训斥了一顿,教育了几天,打击了他们的嚣张气焰,才把他放回去,当时对附近村上层人物的影响很大。不但对孙官庄,而且对附近村开展群众工作也创造了有利条件。

19473月敌人占领平阴,在敌人未到平阴的前夕,一些反动家伙蠢蠢欲动,暗地造谣,为了避免敌人梳篦式的大扫荡,县委通知干部暂时转移黄河北,由于我未接到县委通知,当时晚上住在东豆山村农会委员陈玉贵家,他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晚饭后我看他神色很紧张,老是劝我另换个地方去住,吞吞吐吐说他这里不安全,我一想情况可能有变化,便借口转移到程二标(民兵)家去,实际我到张九成(民兵)家去了,天麻麻亮,我离开豆山往南走,碰到一个起早拾粪的老伯伯,问我到哪里去,我说到孔集去,出村不远,晨雾消失,田野无人,只听得孔集、老李屯村一带,狗吠成一片,我便来了个急转弯,从田野里直奔外山渡口,找到我们的民兵船户孙登柱,叫他送我过河。他二话没说,拿了棹桩上了船,船刚开动,从东平来的一股敌人有三十多人从老李屯沿黄河来了,并狂喊叫船划回来。我们不理他,向对岸划去,船靠彼岸,敌人也到了渡口,敌人发现我手中持着枪,便向我们开枪射击,当时也回敬他几枪,两岸相隔,对我也无可奈何。敌人进村去了,我沿河堤到了八里庄,找到了区委的同志,才知道已有通知叫暂时转移河北。事后得知我离开豆山村后不久,村里的坏家伙围了程二标的家,要他把我找出来,后听说我到孔集去了,追到孔集扑了个空。

424,县委在黄河北烈庄召开全县干部大会,决定趁敌人立足未稳,黄河渡口防备不严的时机,动员撤回河南,区不离区,县不离县,就地坚持,开展针锋相对的斗争。大会结束后,各区即分三路渡河。在向渡口前进的路上,我说李基石同志,你穿的这套裤子是西式的,里边套的是西式衬衫,不像农民打扮,李基石同志笑着说:“出开就是卖的,绝不抱任何幻想。”明知过河后是一场残酷的斗争,但他表现出了革命的乐观主义大无畏精神!因为我们是唯物主义者,知道革命总有牺牲,但谁也没把生死放在心上。

在渡河的那天晚上,落着蒙蒙细雨,夹杂些雪花,东北风吹在脸上凝结成冰块。大家谁也不想这些,认为天气越恶劣,越是对我们过河有利。当夜分三路渡河,一区在艾山和丁口一带,我们二区一组在滑口,由吴铁民同志带领,另一组在龙桥奔子顺一带,由李基石区长带领。过河后得知一区因人多浪大翻船下沉,三十多人大部被黄河夺去了生命,有的泅到岸上,亦被防守敌人捕杀。六区李基石同志和陈元栋、高广渠三人渡河后插在葛庄,被敌人告密,钻进地窖后,敌人用火烧洞,当他们知道冲不出后,均用自己的枪自杀壮烈牺牲。黄勉琴、刘庆余撤在十里铺南小于庄,被敌人发现,当场牺牲。石板台村刘吉云同志被敌人逮捕后,耳朵上穿上铁丝牵着到处搜查我们干部,最后被还乡团杀害。这些同志为了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渡河后,我和朱世光、周晓范、左彦路、曹庆丰就在大站小屯村一带活动,白天钻进山洞,夜里出来吃顿饭了解敌情,有时一天吃不到饭,肚子咕咕作响。一次刚走进小屯村陈兴道(自卫队长)家,吉庄马连法就带人进了村,转移已来不及,就钻进事先在牛棚里挖好的地洞,五个人蹲在里边,洞狭人多,头抬不起,腿伸不开,再加上驴尿流进洞内,真是闷得要命。敌人来到陈兴道家中,追问陈兴道的妻子说:“王伯川是不是来过?”把陈兴道的爱人打得鼻口流血,但她始终没暴露我们藏在她家。敌人把牛棚翻搜一阵,即离开了。真没想到一位普普通通的妇女,对我们如此拥护,至今回忆起来令人敬仰。

敌人知道我们在山上,有一次马连法押着村长,带人剿山。这时我们五个人在事先准备的山洞里,看敌人清清楚楚。左彦路说,蹲在里边不行,要打出去。我说,一是敌人多,二是村长不知道我们这个洞,暂时不要动,枪准备好,看情况再说,敌人来到山上,从我们洞口走过,亦未发现,狂叫一阵回去了。我们这一天没吃饭,首先设法吃东西要紧,便往小屯东山上一座寺庙走去,里边有两位年逾花甲的道士。晚上逾墙翻进寺内,二位老道拿出玉米面给我们拌的疙瘩头,吃了顿饭,也算大发慈悲了。时间已有六七天,敌人一时比较疯狂,又得不到县区领导的消息,我们开始向石板台一带转移,并继续住在山上。尚辛庄李孝常村(教师)很进步,中午提着篮子给我们送饭,并带领我们爬山越岭,走了一个晚上,在长尾崖一带找到了一区区长焦书亭同志,通过他找到了县大队,也和区委的同志们汇合了,从此开始集中活动。白天集中拉山头,夜里分散出击,打击首恶分子。

1947年秋天的一次晚上,我和张凤昭、左彦路在前大峪召开村干会,我正在讲形势,被敌人包围了院子,一颗手榴弹打进院内,这时我们马上把灯熄灭,左彦路把村干部赶在墙角内不许动,不要喊叫。我们三人在门口上同时还击。我们的手榴弹甩到院外在敌人的背后爆炸了,敌人误认为后面来了八路军,惊慌逃跑。我们随即冲出大门向敌人逃走的方向打了一阵枪,敌人恐我们发现他们的方向,一枪未发逃走了。

总之,在这段环境比较恶化的时期,对敌斗争是比较残酷的,但是平阴的人民在我党的领导下,为我们送信送情报,掩护我们工作人员,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 信息发布:平阴县党史研究室 ○ 发布日期:2011-08-05  ○ 浏览统计:
  ◎ 版权所有:平阴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工信部ICP备案号: 鲁ICP备05035506号
◎ 主办:中共平阴县委党史研究室     设计规划、开发维护:平阴县信息网络中心
◎ 办公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平阴县府前街25号    邮编:250400    电子邮箱:pydsw@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