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阴县委 平阴人大 平阴政府 平阴政协 平阴纪委
 
网 站
首 页
单位概况时政要闻一月回眸站务公告党务公开党史博览史海钩沉成果荟萃资料汇编
历史掠影网上展览视频点播红色旅游百家讲坛史书在线党史讲坛部门在线廉政文化
·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史海钩沉 >> 党史故事
东天宫日伪据点

  东天宫据点是我县较大的一个日伪据点,它是汉奸头子宋保连的老窝。我是东天宫村人,又因我曾在本村任过24年的村支部书记,肃反运动和“文革”期间,接待了不少调查者,所以我对这个据点比较了解。

    一、据点的建修

    1941年阴历正月底(或二月初)的一天早晨,多数人还没起床,我那时在本村一家油坊里干活,为此起得比较早。看见伪区长孟广生、伪大队长孟昭旺(东辛庄人),带着号称300人的日伪军进了尹家的大院。驻扎下就在路西搭台唱戏表示祝贺之后,便开始了天宫据点的建修。

    天宫据点从1941年春至1945年7月宋保连逃跑,一年四季不停的施工,大约用了四年的时间才完成。对这个据点,有句比较概括的话,勾出了它的轮廓和建修的过程。就是“三道橛子两道沟,中间摁着大楼修”。这座楼4层70多间,取名为“义三楼”。因为宋保连的学名叫宋义三。楼外有两道宽近20米,深2米多的护楼沟,沟上只有一个吊桥,是进出的必经之桥。沟底和沟外崖全砸上的直径20公分以上的木橛子,沟底的尖朝上,沟崖上的尖向外倾斜,以防有人偷越。沟外约20米处又砸了一道类似的木橛子,是据点外层防护区,这道橛子有四个门,均常设岗哨,日夜防守。整个据点加上三道橛子以外所清除的障眼物区,占用土地50多亩。

    建造的顺序是先挖沟、修吊桥,而后分石工、木工、土工三类全面铺开。“义三楼”全是木石结构,建楼的是专业队,早进晚出,其他民工不能入内。为保证工程质量和进度,建楼的、开山打石和运石的,都有定额和标准,每天发给一瓢玉米(约2斤多)算工钱。凡是土工均由所辖的十大乡镇分任务出民夫,不给分文报酬。

    天宫修据点,十大乡镇的村民都遭殃。1942年大旱,每亩还收不了几十斤粮食,农民已度日很艰难了,可是仍按每亩120斤的地亩粮叫农民拿,谁拿不出也不行。为此,有的求亲告友,还有的把女儿嫁到外地去,用以换取粮食交这地亩粮。

为修天宫据点,不仅俺村的树都锯光了,从东天宫到西天宫锯的连一棵树也看不见了。他们不管树是谁的,也不分大小,用着就锯,分文不给。除就近的一带外,还按十大乡镇分的任务,数量、规格质量、送交时间,必须照办,不能打折扣,更不能违抗。据说共锯了10万多棵树。我还记得为修建、挖沟、清除障眼物,先后强迫扒了王广源、王广水、尹承祚、许茂怀等30多户的房子。他们不仅不给报酬,也不管你找到没找到住处,只要叫谁扒,谁就得按时扒,通知后三天扒不了,就派人去扒,扒了连东西也不叫要。为此,这30多户有的住人家的房子,有的投靠亲戚,还有两户逼迫去了东北。

    二、汉奸内部的争权和宋保连的发迹

    宋保连原跟营子据点的汉奸头子田桂印干,宋是田的四大撑劲人之一。另外三个是:高甲顺、孟昭旺、邱桂臣。他们四人留分头,骑马挎单刀。1940年8月我八路军打开营子据点,田桂印被我部队带到肥城枪决。邱桂臣挂花在家养病,因他杀我们的人很多,被我们堵了他的窝子枪毙的。宋、高、孟三人逃出后投靠了平阴,不久又返回孔村,投靠了伪区长孟广生,孟昭旺得第当了区大队长。是这个时侯他们带队进的天宫建修据点,当时宋保连任班长。这年孟广生、孟昭旺为了个人的享乐都娶了个小老婆。孟昭旺因贪酒色很快就死了。伪区队长一死,宋保连、高甲顺还有没权的田庆洋三人争开了权,结果都没争过高甲顺。为此,宋保连去了黄河西,在河西招兵买马,壮大了力量,几个月就骑着自行车,带队威风凛凛地返了回来。回来之后不仅当了区大队长,连孟广生区长的权也夺了,迫使孟广生回家卖起了馍馍。高甲顺下野后在家养病。宋保连曾到家看过他,不久就听说高甲顺死了。为此,有的说高甲顺是被宋保连暗杀的。从此,天宫据点和这一带的军政大权被宋保连独占了。

    天宫据点的宋保连有个便衣队,20多人,这个队的任务是站岗放哨。还有个维持班,主要任务是抓人、打人、杀人。这些人很凶狠,整天跟着宋保连转。宋保连留着大洋头,穿着花背心,牵着大狼狗,想叫狼狗咬什么就咬什么。有一次他手一指,放开狼狗就把一只鸡叼了回来。那时区大队下分三个中队,中队长是宋登泉、焦胜云、胡兴贵。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围剿、抓捕八路军和我地下工作人员。这个时期我方力量比较薄弱,我们的区长郭宗河和七小队,以湿口山、马跑泉、罗圈崖为根据地开展革命活动。孝直、孔村、店子一带的十大乡镇都在宋保连控制之下,有较大的势力范围。但宋保连最怕我们的县大队长王月亭(绰号王砂锅子)。他们一来就住转洼。号兵队对着天宫据点就吹号,吓得宋保连提起吊桥关闭自守不敢出来。我记得1945年的一天晚上,王月亭进了天宫村,在据点附近王成阶家的门窗上和宋保连对骂了一夜,目的是激宋的火,让他出据点,以便消灭他。从这以后,宋保连怕县大队再靠近据点,又开始扒民房清除据点周围的障眼物。要不是时局的转化,平阴即将解放,宋保连逃跑,还不知要扒多少民房哩!

    三、天宫据点给人民带来的灾难

    建修天官据点,毁坏树10万余株,拆民房200余间,用民工不计其数,收地亩粮也不知多少,给当地人民带来了极其惨重的灾难。更为严重的是他们打人、杀人成性,闹得人心慌慌。人常说:“兔子不啃窝边草。”但宋保连连窝边草也不留。有两件事可以说明:第一件是让东天宫村的人晚上出夫跟随便衣队站岗,替他们承担风险。他们的便衣队轮流值班,活动在防护区内,出夫的人在外哨,发现情况给他们报告,这样危险在出夫人头上,可是出了问题也全扣到出夫人头上,我也出过这样的夫。第二件是天宫村的人随时都有无辜挨打的可能。俺村挨打受刑较厉害的就有以下几人:一是赵衍贵、赵元香、赵元琢、赵元阶等人蒙冤遭毒打。这几个人夏天晚上乘凉在场里睡觉,硬说他们私通八路,把他们抓入据点,都打得身上成了疮。二是辛宏汉因受株连遭毒打。有一天晚上,到他家去了一个陌生人,叫他领着去找了俺村的伪村长一趟,村长不在家,彼此也没见上面。可第二天宋保连得知后,硬说辛宏汉为八路军效劳,也把他弄到据点,打得皮开肉烂,后来成了疮长了蛆,在家治疗六个月方痊愈。三是有一天的晚上,王绪祥去找辛绪申第二天给他帮忙锄地,在街上巧遇,正说话之间,被小队长田庆恩听后厉声问道:“干什么的?还不睡觉去!”王绪祥解释说:“这不叫俺找个帮忙的吗。”这句话惹恼了田庆恩。第二天早晨一个大个子班长(双塔人)带领一伙人抓住王绪祥的衣服,死拉硬拖地弄到了据点,被毒打了一顿。四是俺村有名的“毛包”辛绪才,不管干什么都是慌里慌张,冒冒失失。有一天他慌里慌张地向村外走,被维持班的人看见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你看他这个慌张劲。准是去和八路军通气。”他这句玩话被宋保连知道了,也把辛绪才逮入据点,捆在板凳上,仰着脸,用辣椒水灌得他头发根里冒血水,逼他承认私通八路。五是赵延桂因在村外住,也被说成私通八路,遭了一顿毒打。

    据说宋保连的刑罚有多种,通常用的有皮鞭打、狼狗咬,拉二梁、老虎凳、往鼻孔里灌辣椒水或白酒,在手指甲盖下扎竹签等。他对出夫干活的另有一种刑罚。夏天干活谁要偷懒,就把他的衣服扒光,架到晒热的石头或石滚上烙。他曾用这个法烙过他的亲叔父。

    宋保连不仅打人成性,杀人更不手软,他们杀人的时间大都在晚上,维持班根据宋的旨意,白天一合计,晚上就下手。据我所知宋在天宫杀了7个人:有东平县的一个区长,栾湾的小八路于志河,齐河的一个我党干部,山西的一个问路的,赵桥的杜志泉等。小八路于志河给伪军领丧后,在村西南返回的路上用刀砍死的;齐河的这个同志被他们在据点打死,晚上用席卷着扛出来埋的;杜志泉是在村西南窑后逮住,用铁丝绑着手腕杀害的。他们视人命如草芥,不仅不要证据,也不分青红皂白,只要怀疑你与八路军、共产党有联系,逮住就杀。山西那个过路人,背着个红包袱问路问着了站岗的,因为言语不通,这个人回答不流畅,便被当成了八路军的密探;杜志泉因为经常给他们出夫,也被疑为是我党派去的人员。东天宫据点的建立,真闹的人们终日提心吊胆,没要事、急事谁也不愿出门,亲戚朋友也不敢到我们村来。

    我说的仅是天宫据点的建立给天宫人民带来的灾难和宋保连一伙在天宫的罪证。他们在外村的烧、杀、抢、淫等罪行定会比这更甚。

○ 信息发布:县政府办公室 ○ 发布日期:2011-03-04  ○ 浏览统计:
  ◎ 版权所有:平阴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工信部ICP备案号: 鲁ICP备05035506号
◎ 主办:中共平阴县委党史研究室     设计规划、开发维护:平阴县信息网络中心
◎ 办公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平阴县府前街25号    邮编:250400    电子邮箱:pydsw@126.com